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手机版

中国养老网

中国养老网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老政策

五险一金又有新政策 社保费率从“养老保险”降起?

更新时间:2016-03-26有效期:永久有效浏览    次 我要评论()
所属区域:
不限
信息类型:
个人发布
联系人:
中国养老平台网
发布者IP:
222.210.222.50 四川省成都市 电信
免责声明:所有信息的真实性与合法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本站不承担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一切争议和法律责任,请您在进行交易时注意辨别真伪。

详细信息

 “给地方更多的自主权,让他们根据当地的实际情况,阶段性地、适当地下调‘五险一金’的缴存比例是可以做的。总的是让企业多减轻一点负担,让职工多拿一点现金。”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日前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记者会上的表态,让不少人看到了降低社保费率的希望。

  3月21日,上海市政府发布消息,决定下调养老、医疗和失业保险三个险种共计2.5%的单位缴费率。在多地先后启动降低社保费率措施的同时,阻力和质疑也从未消减。

  现状

  “月薪8000提到1万,公司额外支出千元左右,水涨船高的五险一金成为加薪阻力”

  拿到上个月的工资单,冯林有些哭笑不得,“应发工资看上去挺唬人,有9819元,也算是小1万元了,可紧挨着的一栏实发工资,只剩下6975元,心一下子凉了半截。”硕士毕业至今,冯林已经工作五年,面对实际到手不足七千元的收入,他更多的是无奈,“单单是养老保险,每月扣掉小一千元,可这钱等我退休以后究竟还能值多少?”

  在一家IT杂志社工作四年的吴英娜同样对每月数额不菲的养老保险心存疑虑。“距离退休还有二三十年的时间,其间变数很大。如果我不能在北京连续缴纳十年,最后回到老家领养老金的话,就只能按照省平均工资来,那现在在北京的高缴费肯定是要吃亏的。”吴英娜琢磨着,倒不如养老保险少扣些,个人也可以选择购买商业保险进行补充。

  去年春天,张思雅跳槽到目前的公司,老总给她开出了8500元的月薪。“8500元听起来挺高的,但扣完五险一金和所得税,实际到手的工资最多剩下四分之三。”不过,相较于之前公司而言,这家公司至少算得上正规。

  “以前公司规模不大,工资实际是分两部分发的,一部分是按照五险一金缴纳的最低标准来,另一部分则是绩效工资。”入职时,张思雅被要求在财务那里登记了两张银行卡,“绩效工资部分跟五险一金不挂钩,说是给员工增加些实际到手的收入,其实主要是公司希望减轻些负担。”

  对于企业的压力,在人力资源部门工作的徐铭颇有体会,“以税前月薪1万元为例,企业的用人成本其实要多出四千多元。作为员工,自然都希望能够加薪,但随之水涨船高的五险一金很可能成为加薪的阻力。”徐铭举例说,一个员工从月薪8000元提到1万元,企业要额外为其支付的五险一金就要相应多出1000元左右,实际用人成本的增加并不是表面看到的两千元而是将近三千元。

  “只是需要有个社保连续缴纳的记录”

  从2005年注册公司算起,秦磊已经在中关村打拼了十年有余。公司主要做电脑零售,如今行情不景气,员工只剩下七个人。

  “这里面真正缴纳五险的也就四个,还都是按的最低标准。”秦磊坦言,他们并不指望到时候用这些保险看病或养老,只是觉得在北京长期发展的话,需要有个社保连续缴纳的记录,毕竟很多地方会用得到。

  由于户口在老家青岛,秦磊前些年一直都是以当地失业居民的身份单独缴纳医疗保险,直到2013年孩子出生,才特意转为在北京缴纳五险,“孩子长大后要在北京上学,那就得有入学资格。现在政策不断调整,谁知道等我们家孩子长到六岁那会儿,要求最低连续缴纳多少年,只能提早开始准备。”

  至于公司里不缴纳五险的,通常都是亲戚朋友介绍来打工的,“顶多干上三两年,挣点钱就回农村了,压根儿没打算长留,更谈不上在北京养老。你说医保有用,可人家二十岁的年轻小伙子,一年都看不到起付线,在起付线之内还是要自己掏,图什么呢?”秦磊算过一笔账,以送货员每月实际到手四千元为例,如果缴纳五险,公司要额外支付一千多元,意味着花五千多元的月薪雇一个送货的,负担太重,显然不合算。而个人哪怕只需出三百元,对他们来说,也相当于一年三千多元打水漂,倒不如把这钱直接涨到工资里来得实在。

  “几乎没取出来用的机会,自然不愿每月被扣这笔钱”

  作为创业公司合伙人,陈俊在社保缴费问题上面临着类似的窘境。两年多前公司刚成立时,陈俊甚至说不清自己究竟算创业还是失业,“从社保和工资的角度来说,其实是进入一种失业状态,之前那么多年连续缴纳的记录就此中断,也不再有稳定的收入。”刚开始的半年里,陈俊连工资都没有,五险一金更是无暇顾及,“前期初创团队里,大家形成一种默契,都没有五险一金的概念,也不谈税前税后,只讲净工资。”

  去年3月,公司完成A轮融资之后,规模逐渐达到四五十人,包括五险一金在内的各项制度陆续被提上议程。即便如此,也并非实现全员覆盖。“在办公室工作的正式员工,以及工厂里面从事研发工作的专业岗位,一般会把这部分纳入,但也都不是按照实际工资为基数缴纳,只图有个缴费记录,毕竟创业公司起步阶段都有很多困难。”

  而工厂里的一线工人,始终不在缴费范围内,“工人流动性非常大,平均就职时间不超过半年,就算我们给他缴纳,他换到下家也未必能续上,那就等于是白白浪费了。更何况,他们也知道几乎没有取出来用的机会,自然不愿意每月被扣这笔钱。”

  观点

  “养老保险费率占比最高,具较大降费空间”

  李珍(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社会保障研究所所长):多年以来,我国的“五险”总费率都处在40%左右的高位,而高费率引发的道德风险体现在企业少报瞒报工资基数,少报职工人数,非正规就业者的收入基数更是不透明。有研究认为,实际缴费基数大约只有应缴费基数的70%左右。另外,高费率还是断保的重要原因,所有这些问题最终都会减少保费的收入,也会影响到受益人的保障水平。降低费率不仅有利于减轻缴费主体的负担,也有利于提高参保率,控制逃费漏费的道德风险,提高社会保险制度有效的再分配功能。

  尽管去年已经对失业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的费率分别下调了1%、0.25%和0.5%,但由于这三项本身所占比例较低,减负力度有限,对企业来说,还是很难缓解劳动力成本高所带来的问题。相比之下,养老保险费率所占比例最高,达到28%,具有较大的降费空间。

  但我们也应看到,降低费率必须与制度的结构性调整和参量调整同步进行。无论是从制度可持续发展的角度出发,还是从参保人的养老金待遇看,降低费率的同时都还需要通过夯实缴费工资基数、提高缴费年限等措施来扩大费基。

  过去,主流舆论一直在推动职工养老保险向“统一”的方向发展,希望用一个制度覆盖所有人,但事实证明效果并不理想,费率就高就低都不行。尤其是全国各地差异巨大,收支情况各不相同,“一刀切”很难实现公平。

  我们可以考虑在现有的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之外,建立国民养老保险。前者以单位就业人口和中高收入的非单位就业人口为主要保障对象,在降低当前费率的情况下,提高其他条件,参保人尽较高的义务并可获得较高的养老金,即“高进高出”,确保中等收入者终生收入平滑;后者以非正规就业者为主要保障对象,以较低的费率和较低的资格条件参保和退休,政府给予制度适当补贴,“低进低出”,同样确保终生收入相对平滑。

  这样一来,可以使更多人有与自己的就业收入和社保贡献相当的养老金收入,而不是一部分人被排斥在外,只有制度内的社会成员“分享”经济发展成果。

来源:中国养老网

联系我时,请说是在中国养老网上看到的,谢谢!

联系人:
中国养老平台网
电   话:
网友评论:

表情:

  • 字体加粗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